小蝌蚪app自己申报准生证

♂? ,,

苏媚放的电到底有多强?

这个问题其实戚枫也不是很清楚。他只见过这招“十万伏特”两次——第一次是在扬州城救下小五毒兽的时候,一个雷劈在柳媚娘招来的蛤蟆精身上,就冒了点儿烟。第二次是直接秒掉了客厅里原来那部大屏幕液晶电视机。所以这一招的伤害值应该是在蛤蟆精和电视机之间……只是……谁能告诉一下索尼四十八寸液晶电视的生命值是多少来着?

不过……这回戚枫终于有了个比较直观的认识——艾达王被兜头盖脸的电光轰了一脸黑,直挺挺地躺下去了。

苏媚从艾达王手里跳出来,回头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在戚枫身边绕来绕去,仰面四十五度,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巴望着,等着被夸奖……

“防卫过当了啊……丫头……”戚枫只能无奈地把手摁在苏媚的小脑瓜上揉了揉那一头柔亮的银色……皮毛?

所有人都聚过来,蹲在客厅里,对两眼蒙圈身上不停抽抽的艾达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近距离围观。

“该不会死了吧?……”

安洁拉担忧地道。她是所有人中最不安的一个。刚才她还把苏媚当成个小妹妹逗着玩呐……虽说苏媚脑袋上顶着两只兽耳,安洁拉也没太在意只觉得挺萌的来着……尽管现在看起来还是个小妹妹,不过却是一个能从嘴里吐出个球形闪电的妹妹……安洁拉不由打了个寒战。

彩依微笑着摇摇头:“这位姑娘还有一口气在,不要紧的……”

安洁拉大惊:“那快打急救电话吧?”她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淡定的样子,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会草菅人命的类型啊……

戚枫摆摆手:“没事儿,有气儿就好办……”说着随手从空间里掏了张观音符出来,往艾达王脑门上一拍……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符纸上金光一闪。符纸就变成了星星点点的光尘,一下子就渗进了身体里。还没有一秒钟的时间,原本直挺挺不省人事的艾达王就猛地剧烈咳嗽起来……

“!!”安洁拉眼睛一亮:“这个!这个难道就是治愈魔法的卷轴么?!”小孩子的接受能力就是比较强。她这么一会已经主动把世界观基本上调整到位了。除了这个文化体系还稍有偏差之外,她的这个猜测没有什么不对的。

戚枫也不忽悠她。大方承认了:“嗯,应该算是中国风的……那个治愈卷轴!”

安洁拉又举一反三,指着还蹲在一边拿手指戳艾达王腰眼的小苏媚:“那……她刚才用的是闪电魔法?”

戚枫想了想:“呃……这么理解也……可以……”

安洁拉吸了口气,然后沉声点点头道:“这下子我相信这里真的不是地球了。真奇怪,一个有电视机的魔法世界。”

“咳……”戚枫纠正道:“应该这么说,的地球,和我的地球,它不是一个球……虽然有点绕。好吧,但它们还是非常相似的。”

艾达王好容易缓过气醒来,一睁眼就发现几个脑袋凑在自己身边,把她吓了一跳。这一激动,刚才被强电流梳理过的肌肉一下子就有五六块一齐抽了筋……酸爽得这位大美女不顾形象地满地打滚……

戚枫挠了挠头,无奈道:“彩依啊……帮她一把……我看不下去了……咳,宅男女神的形象啊,就这么崩塌了……”他估计今天这事儿要是让艾达王的死忠们知道了非群起而来把自己给生撕了不可,龙象般若功都护不了自己。

彩依撸起袖子伸手过去又是抻筋又是扳腿……话说两个大美女在地毯上缠在一起滚来滚去这得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啊,但戚枫一看到艾达王那张黑脸外加那刚刚才被电到蓬起的一头卷毛……噗……戚枫觉着自己憋笑憋得肝儿都颤了。

不过事实证明。当面对一个专业特工时,千万不能有一点轻视对方的念头。

原本还在扭来扭去看起来痛不欲生状的艾达王在滚到彩依背后时突然从后头伸手勾住了彩依的脖子并利用关节技锁了彩依的胳膊,另一只手往脚下一抹。从把自己高跟鞋的后跟拔了下来,鞋跟的另一头是一把短小的利刃。她搂着彩依顺势一滚就站了起来,用跟刚才挟持苏媚差不多的姿势又绑了一票。

“不许动……”艾达王横刀立马一脸冷然,虽然还没搞清楚刚才自己被什么攻击了,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她知道机会可一不可再,可再不可三,这回要是再失手恐怕就真的跑不了啦。

所有人就这么淡定地看着艾达王,这次连安洁拉都是一副无奈又好笑的神情了。这种态度让艾达王心里一虚。不由紧了紧手上的小刀,接连几次莫名其妙地吃闷亏。已经沉重地打击了她的自信心。

“好了……同样的招式就不要使用第二次了……”戚枫看到黑着一张冷脸的卷毛版艾达王忍了半天才把气顺过来:“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嘛……彩依,别逗她了。回来吧……”

话音刚落,艾达王就觉得手里一轻,自己扣住的那个古装美女突然浑身闪出一阵耀眼的蓝光,晃得自己差点闭上了眼睛。艾达王心叫不好抢上前半步想抓她回来,却只看到一群蓝色的蝴蝶飞到那个目标男的身边,然后聚拢起来,又变成了个人。

“……”艾达王石化在当场长达整整一分钟有余,才把摔成碎粉的三观捡回来,嘴里喃喃道:“这……这……这是什么?!”艾达王可以肯定这不是什么投影之类的障眼法,她擒住那个妹子的时候很分明地感受到对方身体的触感和温度,这不可能有假。

戚枫好整以暇地坐到身后的沙发上,吩咐彩依去给艾达王倒杯水,然后开口道:“应该已经有些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这个世界没有安布雷拉,没有丧尸,没有t病毒,也没有威斯克。而有很多们世界不存在的……”

艾达王有些疑虑,不过还是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对方给的消息相当有冲击力,但自己也没有别的理论来解释刚才这些。艾达王这才能第一次好好打量周围的环境以及自己的这个目标人物。

“这里离浣熊市有多远?”艾达王作为一个特工毕竟不能问出这是哪里这种烂大街的问题,她看事物的切入点更犀利有效一点。

彩依倒了一杯温水放在了艾达王面前。看到这个古装美女艾达王不自然地往边上让了一下,看来刚才大变活人可把她吓得不轻。

戚枫等她喝了口水定了定神才道:“可以理解为浣熊市存在于另一个宇宙,距离已经没办法描述。”

“我能离开么?”艾达王又问了一个问题。

戚枫抓了抓头发捋了下思路,想了好一会才点点头:“呃……应该……可以……”

艾达王有些不解:“为什么?”

戚枫一耸肩膀摊开手道:“为什么不?就算原来听从安布雷拉?或者威斯克?又或者某个敌对安布雷拉的组织的命令。现在任务都是彻底黄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连个交任务的npc都没有了。在这里没有上级,没有雇主,我想不出来我们还要敌对的理由。”

艾达王沉吟了一下,然后起身道:“那么,告辞了……”

“哎哎哎~等一下!”戚枫连忙道。

艾达王回身嫣然一笑:“怎么?还有事么?”

“噗哈哈……”戚枫捂着嘴,指了指客厅一边的穿衣镜:“先洗把脸吧……”

几秒钟后,戚枫就后悔了……

“啊!!!!!”一声尖叫差点钻穿了他的耳膜。(。)